时时彩计划后二
歡迎光臨商務印書館,返回首頁
觀點 | 學術出版的痼疾,可有良藥能解?
2018-11-21作者:百道網新聞來源:百道網瀏覽人次:1

  【編者按】學術出版自17世紀以來并沒有太大的改變。雖然互聯網徹底改變了我們聽音樂、看電影,甚至讀書的方式,但對學術出版卻沒有產生相同的影響力。但互聯網始終在向學術出版滲透,再加上長久以來研究者所面對的種種挑戰,二者將共同推動行業的巨變。

  近日,兩家大型學術出版商向科研社交網站ResearchGate發起訴訟,指控該網站對盜用其版權論文的行為打擊不力。這是他們第二次起訴ResearchGate,第一次起訴是去年在德國,訴訟仍在進行當中。

  與此同時,中國在五個多月前開始著手編制學術期刊“黑名單”,以減少國內學者刊發劣質或欺騙性文章。一旦名單完成編制投入使用,發表在這些期刊上的研究論文將不作為科研人員晉升或獲得資助的依憑。

  雖然兩件事并不關聯,但實際上都代表著學術圈一場不斷擴散的危機。這場危機起因復雜,沒有妥善的解決方案,直接關系到我們該如何共享最新科研知識這一核心。

  這場危機可以總結為:審查并出版研究成果需要成本,但這筆錢怎么付最理想沒有人知道。


  危機的起源

  問題的起源并不簡單。在當代世界很多事情可以輕易歸咎于互聯網,然而事實是早在互聯網出現之前,多米諾骨牌就已經被推倒了。

  互聯網無疑也在其中推了一把,但不能認定為“元兇”。

  相反,原因可以追溯到四個獨立的重要部分。

  出版壓力:研究人員的出版壓力越來越大。也就是學術圈的“要么發表要么出局”(publish or perish)的大環境,研究人員需要通過發表論文保住職位,尋求晉升或獲取科研資金。

  有限的出版空間:盡管出期刊數量不斷增加,但顯然趕不上論文產出量的快速增長,這就讓頂級期刊的版面身價倍增。

  訂閱成本增加:當前學術圖書館的預算要么持平,要么縮減,一流期刊的訂閱費用一漲再漲,導致很多圖書館減少期刊訂閱量。

  盜版的緩解:無論有沒有版權所有者的授權,學術研究的廣泛傳播都因互聯網而變得容易。雖說在早期打擊盜版的斗爭中學術圈并不處在前線,但現在已經成為日益擴展的盜版世界里的主體,而這個世界正由Sci-Hub主宰,也包括ResearchGate等。

  問題是,出版學術期刊需要花錢,不管是營利還是非營利出版商都要收回成本。但據2008年的研究顯示,作為學術期刊的消費主力,學術圖書館的預算要么萎縮或持平。很多大學減少了訂閱量。

  大出版商的盈虧并沒有受此影響,他們的超高利潤也招來了不少批評,但這讓新進入的、規模較小的出版商日子不好過,只能在收支平衡線上徘徊。

  結果是越來越多的研究人員(以及公眾)難以承受付費研究內容的價格。期刊容量也因此難以進一步擴展。新的期刊無法創建,現有期刊擴容的速度又滿足不了需求。

  這一現狀推動了新方法的出現,但缺點和問題也伴生而來。


  進入開放存取

  開放存取是一個相當簡單的概念:論文出版后應該免費向公眾開放。通常,這類論文在知識共享(Creative Commons)或類似許可協議下出版,用戶可以自由復制、共享和傳播。

  開放存取的概念肇始于1990年代初,進入21世紀以后隨著知名開放存取期刊PLOS 0ne的誕生迅速發展。

  開放存取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沒有付費墻,研究論文和潛在使用者之間沒有屏障。任何人可以在任何時間閱讀或發表開放存取論文。在研究由政府贊助而公眾卻可能無法獲取成果的情況下,開放存取的作用顯而易見。

  對研究人員來說也有明顯的好處。研究發現,開放存取著作被引用的頻次更高,有助于增加作品的影響力以及學者在學術界的聲譽。

  傳統期刊的論文向用戶收費,開放存取期刊則需要從其他地方收回成本。他們采取了兩種方式:

  收取論文處理費:在提交論文時或其論文被接收后向作者收費。這是包括PLOS One在內約28%的開放存取期刊所使用的模式。PLOS旗下不同期刊收取的費用不等,大致在1595美元到3000美元之間。

  資助:其他期刊不收論文處理或接收費,要么是有大學、實驗室或其他研究機構的直接資助,要么采用其他商業模式如廣告或出售再版權利來彌補成本。

  雖然這兩種方式行得通,也合法合理,但也可能產生問題。

  比如文章處理費用導致無德期刊(predatory journals)的興起。出版偽科學的不良期刊早已有之,但論文處理費使之轉化為一種商業模式。不需要爭取訂閱用戶,很多期刊只要你交費就能出版,哪怕內容毫無意義。

  人們做了很多嘗試阻擊無德期刊,或者至少讓科學家們有所認知。然而鑒于前述“publish or perish”的大背景,很多人仍然對此一無所知,由于前面提到的“出版或滅亡”的環境中,有些人甘于在這類期刊上發表論文。

  這就是為什么中國要編制低質期刊名單。但這么做本身也面臨很大的挑戰。幾乎每個人都能創建這樣的期刊,毫無難度,據估計,每天成千上萬這樣的新期刊在誕生。

  而資助模式的問題在于錢從哪里來,再者如果有資助,那贊助者是否會對論文的發表施加影響。

  撇開種種弊端不談,傳統學術出版通過出版高質量的重要研究吸引訂閱用戶來賺錢。這種經濟激勵可以避免出版商毫無原則地出版一切,或逢迎贊助者,從而維持并提升你的學術聲譽。


  關鍵時刻

  所有出版模式都各有利弊,沒有簡單的定論。截止到本文寫作時,五大主要的學術出版商都既有開放存取期刊,也有付費期刊。

  在人類歷史上,沒有哪個時期研究人員的數量能及得上現在,他們也在產出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的著作成果。我們需要足夠的期刊版面來保證優質學術研究成果的出版,也需要獲取它們的權利。

  這是一個由多方面因素造成的問題,因此也需要從多個方面去解決:

  減輕出版壓力:發表論文的壓力讓研究者在著述上押注,原本一篇論文可能被拆解為好幾篇。減輕壓力可以幫助研究人員專注于創作優質論文,在作品完備時再出版。

  減少對期刊影響因子的關注:影響因子用來衡量期刊的被引頻次。關注影響因子會讓研究人員集中向一小部分受歡迎的“必讀”期刊投稿,無視規模較小或新創立的期刊(以及開放存取期刊)。遺憾的是,無德期刊的存在讓現狀很難改變。不過,對影響因子排名有效性的質疑,以及研究向頂部集中等問題也影響因子的價值受損。

  關注如何獲取:撇開商業模式不談,出版商是有辦法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獲取上的。如延時開放獲取,論文在一段時間之后才可以免費獲取,其價格結構更適合大學,甚至能讓個人發表一定數量的免費作品。在商業模式不“傷筋動骨”的條件下,也還是有工具可以緩解獲取的痛點。

  所有這一切的目的是增加研究人員發表經同行評審過的優質研究成果的渠道,并讓有需求的人合理獲取。

  否則唯一的選擇就是沿著當前的路徑走下去,一方面論文難于發表,另一方面公眾難以獲取。

 

  底線

  學術出版自17世紀以來并沒有太大的改變。雖然互聯網徹底改變了我們聽音樂、看電影,甚至讀書的方式,但對學術出版卻沒有產生相同的影響力。

  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行業有適應變化的能力,學術作品在大眾市場上缺乏吸引力,大型學術出版商的龐大勢力。無論如何,互聯網在向學術出版滲透,再加上長久以來研究者所面對的挑戰,二者將共同推動行業的巨變。

  然而,重要的是要記住,學術作品不同于最新的熱映大片或新單曲。科研在社會改良方面以迥異的方式扮演著與眾不同的角色。

  我們在網絡上所進行的有關娛樂和藝術的探討并不適合用來探討科研。

  簡單來說,學術創作者和藝術家或電影工作者的需求大不相同。我們應牢記這一點來作為解決問題的起點。

时时彩计划后二 免费黑客棋牌透牌器合集 AG水上乐园开奖官网 甘肃快三玩法中奖技巧 冰球突破赢钱技巧 快乐扑克 大乐透2007年 重庆快乐十分稳定计划 四川麻将技巧 万人千炮捕鱼破解版 现场抽奖软件 日本棒球即时比分 三d四码组六遗漏 埃及宝藏游戏机 免费计划软件app 福建体彩31选7绝密公式 三肖六码会员资料